汉森律师
微信
移民&留学
微信

Copyright ©

加拿大汉森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46938

技术支持:久鑫网络

新闻中心

如何在加拿大“承认与执行”中国判决

发布时间 2021-03-08 by 阅读 133次

 信不少人一定听过这样的情况, 一些在国内负债累累、骗钱多多的老赖们,移民美、加、澳后,竟然成功上岸,在国外过起潇洒的生活;而在国内的债权人,即使已在国内胜诉,因在国内也无可被执行财产,判决文件变成一纸空文。一些债权人虽然知道老赖们已移居海外,但忧虑腐朽堕落的西方世界会让他们追债无门;另一些债权人则担心,即便追债到国外,复杂繁琐的西方法律只会浪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然而,真相是,西方国家虽然崇尚所谓的自由、民主和分权,但并不是“诈骗天堂”、“失信乐园”。相反,脱胎于“新教伦理”和“重商主义”的西方现代法律制度,更注重交易安全, 更鼓励诚实信用。


1

   以加拿大为例,由于加拿大与中国缺少互惠执行条约,加拿大也不是“海牙执行公约”的成员,在“赖昌星”之流“赖跑跑”们的印象中,逃到的加拿大是比较安全的。他们在全球最适合居住的城市-温哥华,在当地人鄙视的眼光下,购名车、居豪宅、花天酒地、不思劳作,并想当然地认为,加拿大法律会保护、纵容他们。然而,我们的加拿大涉外律师团队观察到,在全球化和数字化浪潮的冲击下,“保皇党”出身的加拿大法院也不得不以更开放、更积极的心态来对待“承认和执行国外判决”的法律程序,获得加拿大法院承认和执行的中国判决的数量呈直线上升的趋势。例如,国内某不良商人闫某,获中信银行5000万人民币贷款后,立即携款举家逃往加拿大,并在温哥华购买了四栋价值800万加元的海景别墅以欢度退休生活。然而,在加拿大律师的协助下,中信银行找到了其在温哥华的住址,成功向加拿大BC省高级法院申请了财产冻结令(Mareva injunction or freezing order),并最终通过“承认和执行外国判决”(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的程序,收回贷款本金人民币5000万元外加利息人民币217万元,闫某幸福的海外生活从此泡了汤。再如,某中国重型机械的龙头公司,2016年也向BC省高级法院提出申请,请求在加拿大执行其与欠款人在中国法院的诉讼判决,成功查封欠款人位于温哥华价值300万元加币以上的豪宅。


1820年, 西方上层社会奢侈无度的社交生活

2

   总的来说,曾经作为英国海外殖民地的加拿大对于“承认和执行”国外判决有自己的一套基于 “英美法系” 原则的审查标准。虽然这套标准随着世界变成“地球村”而不断放宽调整,但一些基本要素还是相同的。


   首先,加拿大法院坚持,被申请“承认和执行”的国外判决应当来自一个有合法“管辖权”(jurisdiction)的国外法院。虽然这个“合法”性是按照加拿大的标准来审查的,但其实这一审查标准是比较宽松的。因为根据英美国家“法院地位崇高”的传统,法院的管辖权是比较广泛的。假如一个美国游客,在中国旅行期间收到了一张中国法院的民事诉讼传票(served by Notice of Civil Claim),从英美法系的角度看来,不管这个美国游客是否返回美国老家,中国法院已经永久性地、合法地获得对该民事诉讼的管辖权;即使被告从未在中国收到传票,但如果被告与中国之间确实存在某种“真实和重要的联系”(real and substantial connection),如被告曾在中国做生意、争议的借款合同是在中国签订的等,英美法也认为,中国法院也能合法、正确地行使对被告的管辖权。


   其次,加拿大法院要求,被申请“承认和执行”的外国判决必须是生效的金钱判决(final monetary judgments)。因此,中国作为二审终审制的国家,拿着中国一审法院未生效的判决书去加拿大申请执行肯定是行不通的。另外,传统上,加拿大法院只执行有固定、明确金钱数额的国外判决。因为,加拿大法院这些习惯于高高在上的法官大佬们固执地认为,执行如转移公司股份、过户房产地契等的非金钱判决(non-monetary judgments)可能需要了解国外相关的法律概念,他们可没时间和心情来学这些。所以,如果想凭中国的判决直接要回“赖跑跑”们在加拿大的公司股份或者土地房产,估计就要“曲线救国”了。


   再次,加拿大规定,债权人必须在中国法院的判决生效后的一定时间内(limitation periods)向加拿大提出申请。这个期间因省而异,一般是二到六年。但对居住在美丽温哥华的“赖跑跑”们来说,有个额外的“利好”。作为对他们将温哥华市房价炒成全球最高之一的贡献的回报,BC省特别规定,这把“达摩克里斯之剑”的悬挂期限应当是十年。因此,中国的债权人有充足的时间来美丽的温哥华调查考察、申请执行。


   最后,要注意的是,“赖跑跑”们可能会在加拿大法院发出的所谓 “正义之声”,通过“自然正义”(natural justice)和“公序良俗”(public policy) 的两大原则来反对“承认和执行”中国判决。法院当然是伸张正义之地,西方的法官也以正义的化身而自居,头衔上往往自带正义两字;如果奥巴马被任命为美国联邦大法官,“前总统奥巴马”就摇身一变成为“正义的奥巴马”(Justice Obama)。但问题是,不同的文明有不同的正义标准,互掐的朝鲜与美国就视自己为“正义”,观对方为“邪恶”,他们所谓的正义标准是南辕北辙的。但是加拿大法院对“自然正义”原则的只是程序上的,主要保证被告有机会接到国外法院的开庭通知,有权在国外法庭上为自己辩护。这个很好理解,即使在中国,你也不希望有一群执行法官突然闯进你家,向你出示一个你从未听闻、从未参与的法院判决。“公序良俗”原则是指加拿大法院不会“承认或者执行”可能挑战加拿大基本价值观、道德观的国外判决。考虑到不识时务的加拿大政府经常向中国政府提出所谓的人权标准和普世价值,一些债权人担心也会在加拿大法院遇到类似挑战。但事实是,保守却务实的加拿大最高法院从“国际友善”(international comity)的国际法原则出发,已经宣布要尽量尊重他国的价值观,这把“公序良俗”利刃不宜轻易出鞘、狂劈乱斩(not be used lightly or broadly)。因此,即使国外法院判决的是“赌债”偿还,也不会被认为违反了加拿大基本价值观;但如果国外判决涉及高利贷、驴打滚,估计会成功地将“见不多、识不广”的加拿大给震惊了(shock community)。




1808年,伦敦法院开庭中


3

   加拿大的法律体系源于英国的普通法系。当中国还沉醉于“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的自负时,伦敦律师会馆(the inns of court)的喧嚣和骚动以及伴随而来的理性光芒已经引导着英国人走出中世纪的黑暗,更是随着大英帝国的海外扩张来到世界各个角落,来到大洋彼岸的北美。虽然加拿大法律人也继承了英国贵族老爷们“偏于传统,惰于改革”的毛病,但他们对神圣法律的敬畏和对骑士精神的推崇,使得“法治”(rule of law)精神已成功融入了加拿大民族的血液。国外的申请人不必担心在加拿大公平透明的司法环境中会遭遇所谓的“潜规则”和“地方保护”,Enjoy Game,理性与正义将与他们同在。





1854年,英国四大律师会馆之一 林肯律师会馆

   其地位相当于英国律师界的“少林派”